天津公安战线三位白衣战士随队驰援湖北恩施

2月12日,一架飞机平稳地降落在湖北省恩施机场。

天津市对口支援恩施州开展疫情防控工作的117名医务工作者有序地走出机舱。在他们当中,有3名来自天津公安战线的白衣战士,吴忠海、陈哲和穆湘。

共同战疫

2020年 2 月12日

他们将与安定医院、安宁医院派出的其他6名医生一起,组成心理援助专家团队,针对天津一线医疗救护人员和当地医护人员进行心理减压、防御和帮助,并对当地确诊、疑似、隔离以及普通有需求的大众,按照不同方案,开展团体辅导、个体辅导、心理热线等工作。

电话中,他对父母只字未提

刚刚接到出发通知,吴忠海就连续接到了哥哥和母亲的电话,询问他最近的工作情况,嘱咐他照顾好自己、妻子和孩子。

“可能是心有灵犀,平时都是我主动给他们打电话比较多。”吴忠海笑着说,但自己并没有告诉他们即将启程赴鄂的消息,“老人也不在身边,让他们知道干嘛呢!还得担心、挂念。”

吴忠海工作起来是个拼命三郎,但对自己,借用爱人王洪娟的话形容,就是太“大大咧咧”,所以家人的嘱咐不无道理。去年8月份,他在工作中不慎受伤,左手手指肿得厉害。他不以为然,依旧在岗位上工作。

妻子王洪娟是强制治疗管理总队社会防治科的民警,从甘肃出差回来后犯了腰病。吴忠海陪她去医院看病时,大夫一眼看见他受伤的手,建议他拍个片子。在爱人的坚持下,他拍了片子才发现自己的手骨折了。但当时考虑到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庆安保即将进入攻坚阶段,吴忠海仅到医院做复位并夹板固定,未休一天假,便返回工作岗位。

接到出征命令,他加班到晚上十点,把第二天出发的工作安排好,才回家收拾行李。“爸爸,在那边多小心,我会照顾好妈妈的。”儿子懂事的话,让吴忠海在欣慰之余,心底亦有深深的亏欠。

领导的嘱托

虽然担心吴忠海会太拼命,对未知的危险性也有顾虑,但身为市公安局心理专家组成员的王洪娟坦言自己也很想去一线。“我是民警、是医生,更是党员,每个身份都足以让我冲到一线。”吴忠海说,在这种疫情下,如果能帮助当地群众缓解紧张、焦虑的情绪,避免出现过激言行,他觉得自己势在必行。“我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,这件事,足以实现我的理想。”

临行牵挂

2020年 2 月12 日

双重身份,我们责任更大

疫情发生后,强制治疗管理总队的医护人员纷纷向党委递交请战书,陈哲也是其中一员。

和战友们一样,陈哲一直都在等待通知自己上一线的消息,“我身体好、经验多,我必须去。”作为第三治疗所的副所长,在封闭管理轮岗期间,陈哲本该在家备勤休息。但他却一直没有停下工作,在隔离区外为住院的患者忙前忙后。

告别战友

送去成人尿不湿、纸巾等生活必需品;驱车往返两百余公里,帮助一个病危的外诊患者落实了身份。

“我们所收治的强制医疗患者中,有一些合并症严重的需要在综合医院ICU观察治疗,他们大多生活不能自理。在这样的非常时期,更要把此类工作提早做、做好,做到位,做放心。”陈哲平静地说道。在他看来,这些都是常态工作,自己在外面多跑一跑,封闭的病区就能多一点安全。

整装待发

2020年 2 月12日

陈哲的爱人王飞是强制治疗管理总队第五治疗所的民警,第一批进入封闭勤务模式。陈哲要启程,家里还有正在上高三的孩子需要照顾,这些重担一下子都压在了她的肩头,但她没有一丝怨言。尽管已经十多天没见面,相聚的时光连半天都不到,但收拾行李时,同为市公安局心理专家组成员的夫妻二人,却一直在探讨业务。

“我们都想为疫情防控尽全力。”陈哲十分认真,“心理疏导的现实意义很大,我是医生,更是民警,双重身份能让我们站在不同角度看问题。”

媳妇给打针,不疼!

在出发前,三位民警需要注射提高身体抵抗力和免疫力的针。强制隔离戒毒所医生穆湘自告奋勇第一个来。“媳妇给打针,不疼!”原来,给三位民警注射针剂的正是穆湘的爱人刘晶晶――天津肿瘤医院的主治医师。

LOVE

刘晶晶将药剂慢慢推入,动作驾轻就熟,笑着说:“我把平安和祝福都打进去了,不疼吧!”爱人的话,令别离轻松了很多。

穆湘和刘晶晶是大学同学,都毕业于天津医科大学。从1月31日穆湘作为首批参战人员正式进入封闭隔离区以来,夫妻二人就一直没有见过面。直到穆湘接到驰援恩施的通知,才得以回到家中收拾行李。

“我告诉她要去一线时,她担心我,但更羡慕我。”疫情发生后,夫妻俩的很多同学都陆续奔赴湖北一线。大家不时会在微信群里分享感悟,让二人非常敬佩。“我们都觉得这是非常光荣的事,作为一名医生能够在这个时候贡献力量,是天职更是骄傲。”穆湘透露,其实刘晶晶早就主动报名单位的援鄂医疗队,没想到自己的通知来得比她早。

其实轻松只是表面上的,背后的压力他们不愿对外人说。刘晶晶的母亲年前刚刚患病入院,父亲腿脚不好,但因为最近二人工作都十分忙碌,只能把8岁的儿子交给老人带。

在穆湘进入封闭隔离区前,儿子非常不舍,嚷着说“为什么爸爸不陪我玩儿了”。这次因为通知来得突然,穆湘回家收拾行李时孩子已经入睡。虽然多日未见,也不知赴鄂后何时能归来,但他还是不忍吵醒孩子,或许这样也能让离别更轻松些。

“我相信他能理解我。”穆湘笑着说,“既然选择了做警营的白衣战士,这就是我的职责所在。奔赴一线,义不容辞。”

一往无前

2020年 2 月12日

抵达恩施后,三人分组,穆湘在自己所在的六队邂逅了大学同学,现在在天津市红桥区疾控中心工作的胡晓辉。他乡遇故知,携手共战“疫”!目前,强制治疗管理总队的三位医生,已经进入各自小组,积极展开心理减压等相关工作。

疫情面前,他们逆流而上。

因为,

他们是人民警察,是白衣战士。

岁月静好,

源于他们的坚守;

执着坚韧,

因为他们是天津公安人。

送别,有不舍,

更期待平安归来。

今天,三位医生从恩施发来消息,他们已熟练掌握防护服穿脱,现正分赴三个县,到达后随即开展心理疏导工作。

文字:闫晓茜

摄影:马士雯

来源:市公安局强制治疗管理总队

通讯员:徐雯

编辑:苏以

�大家都在看